首页  >  新闻发布  >  人物  >  人物风采 > 正文
【一带一路建设者】在老挝深山密林中建设工程

文章来源:中国南方电网有限责任公司    发布时间:2019-04-24

老挝南塔河1号水电站,为南方电网首个开工建设的海外BOT投资项目。林丹丹 摄

老挝博乔省帕乌冬县哈莫安置点是该水电站项目最大的移民安置点。林丹丹 摄

老挝南塔河1号水电站,为南方电网首个开工建设的海外BOT投资项目。电站建成投产发电以后,每年可为老挝北部提供7.59亿度电,预计将让200多万人用上绿色电能,不仅解决老挝北部缺电问题,还给当地移民的生活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老挝南塔河河畔村民开设的饭店,灯火通明。林丹丹 摄

2018年10月26日,老挝南塔河1号水电站3台机组全部通过72小时试运行,水电站正式投产发电,这标志着水电站进入预商业运行阶段。在这背后,南方电网国际公司南塔河项目团队多年驻守在邻国老挝的深山密林中,历尽艰险,有这样一些不为人知的故事。他们到底曾经历过些什么?从南方电网海外工程建设者的口述实录中,我们找到了这样的答案。

我是南方电网人,我在老挝!林丹丹 摄

30年一遇洪水到来前,他们及时撤离

“我的团队就像是个大家庭,大家都努力工作,快乐生活。每个人都喜欢在这个团队里工作,上山下乡,共甘共苦,风餐露宿,共同的劳动和目标紧紧把大家心连在一起。”(刘建)

老挝南塔河1号电力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刘建说,让老百姓实实在在感到项目带来的好处,是项目移民工作成功的关键。林丹丹 摄

南塔河流域属亚热带湿润气候。雨季主要受来自中国南海的暖湿气流控制,水汽充沛、湿热多雨。每年6-10月份为汛期,流域常产生大暴雨。

对于老挝南塔河1号电力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刘建来说,最难忘的是2015年8月2日那场大洪水,“时值雨季,晚上连续17小时大雨。早上9:00我正在上游库区那列县大桥旁边与承包商协调移民工作,注意到桥墩水位以很快的速度上涨,大量漂浮物从上游高速通过大桥。职业敏感告诉我,大洪水来了。当时电站正在施工,距离我所处位置的大约90公里,上游洪水到达电站施工现场需要大约10个小时的时间。我马上向电站发出洪水预警,每半个小时报一次那列大桥水位上涨情况。电站施工现场马上组织启动防洪度汛应急预案,撤离人员和设备。当晚洪峰到达电站,后来证明本次洪水位30年一遇洪水,破坏程度极大。如果没有及时撤离人员设备,后果不堪想象。”

洪水发生后,那列县不久通往外面的道路全部被淹没,随即停电、停水、通讯在晚上也全部中断,移民部近10位员工被困在县城3天,一直到洪水退去,道路才能通行。“由于提前预测到洪水,我们及时到市场采购了充足的食物、水、煤气等,移民部虽然被困,但生活无忧。”刘建回忆起这段3年前的经历,感觉依然历历在目。

在其他同事看来,工作上刘建是领导和老师,在生活中则是他们的好大哥。团队很多人能在这么艰苦的环境留下来,有一个原因就是他们觉得能学到很多,受益匪浅。包括合作方老挝电力公司的Mr.Puma都说:“我很留意刘总的管理方法和工作方式,以后如果我有机会管一个项目,我也要这么做。”

最艰苦的2015年,已过去了

“作为父亲,小孩出生、高考,结婚,我觉得这是最重要的三个时刻,作为父亲一定要陪在孩子身边。可惜孩子高考这一次我错过了,希望以后她结婚我不会再错过。”(曾志祥)

2014年加入该项目的曾志祥,常驻老挝迄今已将近5年了,对这一项目有着很深的感情。在他看来,2015年是最艰苦的一年,那个时候从项目总负责人到每一位员工都是住在板房里。“下雨的时候乒乒乓乓的根本就没法睡觉,中午的空调开了也没用,因为板房的吸热能力很强,空调开不开都那样。板房的隔音效果比较差,旁边的人打呼噜,隔两间房都能听到声音,要是睡不着晚上还能听到隔壁的人在讲梦话。吃得也比较差,那时候很多人经常拉肚子、身体不好。还经常停水,连厕所的水都没有。有时候晚上出去方便都不能跑远,跑远了就会碰到蛇。当时的条件真的非常非常艰苦。”

老挝南塔河深山里手机信号微弱,曾志祥有时需用卫星电话与团队成员取得联系。 林丹丹 摄

“2015年八九月的时候,有一次要回万象,第一天去会晒机场,上了飞机,飞机准备滑动的时候就被他们赶下来了,说发电机出了故障,所以第一天就没有坐成。第二天我又过去了,把登机牌办好了,结果飞机又不给上,说飞机还没有修好。第三天我又继续跑过去,我记得很清楚。当时刘总就说:‘老曾,你还敢坐呀?’我说:‘没事吧!要相信我们老挝的SKYWAY,要相信他们’,第三天去坐那趟飞机飞回了万象。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老挝的基础设施相对还是比较薄弱。2014年二三月的时候,听说就有一架跟会晒同类型的老挝的飞机掉下去了。”曾志祥平静地回忆着过去的这些经历,似乎一切都已风轻云淡。  

那一次我从山上掉下去了

“我们在这里工作,往小的说,我们代表了项目公司;往大的说,我们代表了中国企业的国际形象。对于我个人而言,我还比较年轻,就有机会参加那么重要的工程,我深感荣幸。”(胡珏)

老挝南塔河1号水电站项目团队成员胡珏表示,在老挝南塔河项目的工作经历,是他工作与生活中一笔宝贵的财富。林丹丹 摄

胡珏回忆起在安置点寻找水源点的经历,慢慢打开了话匣子。“因为那里都是原始森林,没有路,只能沿着有水流的地方走。有一次我从山上掉下去,幸好挂在一棵小树上面,我就一直趴在那里不敢动,怕一动就掉下去了,幸好老挝电力公司的工作人员经过的时候,用棍子把我拉上来了。”

胡珏坦言,来到老挝南塔河之后,慢慢了解两种文化的不同之处。无论是工作,抑或是生活中经历的磨练,都是他工作与生活中一笔宝贵的财富,对人的阅历与修养都有良好的促进作用。

那个时候这里没有路没通电也没通水

“当时我来老挝的时候,工作条件很艰苦,路也没修,建设进度就比较慢。现在看着这个工程建成,就像看着自己的孩子慢慢长大一样。”(张礼强)

老挝南塔河1号水电站项目团队成员张礼强坦言,对这一项目有着一种特殊情感。林丹丹 摄

“安置点早已搬迁安置完成,有水也有电,村民也很开心。我也为我的工作而感到高兴与自豪,也希望我们的生计恢复工作能完成得更好,以后能为他们创造更优越的条件。”(沈忠杰)

看着远处安置点库区移民搬进的新房子,老挝南塔河1号水电站项目团队成员沈忠杰露出了开心的笑容。林丹丹 摄

沈忠杰也表示,当初进来的时候这里还没通电也没通水,经常与蚊虫“搏斗”,条件非常艰苦,但他们还是坚守在前线,把电缆拉通了。在那段没通电通水的日子里,有时候雨季下雨还不能通行,之前储存的粮食也告急,所幸得到了村民们的热情相助。

据南方电网国际公司副总经理兼老挝南塔河1号电力有限公司董事长孙鹏透露,项目公司将开拓出一条有老挝特色的水电工程移民生计恢复之路。林丹丹 摄

是什么让他们一直在坚持?

刘建说,“10来年我坚持下来了,而且目标越来越近了,有点兴奋,有一种自己的小孩要长大了的自豪感。我们用不到4年的时间完成1万老挝当地受影响村民的搬迁和脱贫任务,这在老挝没有谁了,我们干出来了!”

在移民库区席地而坐,简简单单解决午餐问题,这是常见的一幕。林丹丹 摄

南方电网国际公司副总经理兼老挝南塔河1号电力有限公司董事长孙鹏在老挝南塔河也坚守了将近6年之久,他坦言,“责任心、职业精神、对企业发展的信念”一直在支撑着他坚持到现在。

这里让你感觉最有满足感、自豪感的是什么?

“看着工程一天天成长,节点一个个完成。”

如果有一天您要离开这里,这里让您最怀念的是什么?

“团队的精诚团结与当地人淳朴的笑容。”

我是南方电网人,我在老挝!林丹丹 摄

记者手记:经历过了,才懂得

由于工作需要,经常需要坐飞机出行,还去了一般人很少能去到的地方,包括老挝和越南的建设工地,近4年来累计已去过5次。无论是去老挝还是越南,每经历一次,就愈发觉得常年远离家人驻守在建设现场的海外建设者有多么不容易。

走“水路”,就是要乘坐这样的木筏,手机全程无信号。杨毅 摄

每次去老挝南塔河或越南永新采访,往返都足足有两天的时间都在路上。特别是老挝,飞机、盘旋山路、犹如与世隔绝的水路几乎都要尝试一遍,还有在一天里有将近6个小时坐着木筏在南塔河上晃悠并与外界“失联”的记录(马达声太大,在船上无法用言语交流,手机也无信号,无法与外界联系)。在老挝深入深山的时候,两三个小时的盘旋山路曾让不少人都晕车了,无法想象那条路是如何开辟出来的,但这就是海外工程建设者努力的成果。世上本无路,他们一直坚持开拓,也就有了路。

说到坐飞机,曾试过明明目的地是要去老挝万象,结果却因为遭遇雷暴天气而到泰国曼谷备降。在老挝境内还坐过不止一次Lao Skyway航空公司的那种“小飞机”,就是上文曾志祥曾提及的“同类型的老挝的飞机掉下去了”的同款。这种飞机小到该如何形容呢?就是凡是行李箱都要办理托运,无论大小。因为飞机实在太小,行李架放不下,行李箱们都统一躺在机舱里用布条网罩着以免移位。大概是40分钟的行程,感觉一直都“悬挂”在“半空”中,全程都能清清楚楚地俯瞰地面的景象。我真的忍不住会想如果出了事该怎么办,家里人该怎么办?就是这样的飞机,我曾坐过4次,而老挝南塔和项目组的小伙伴们,需经常乘坐,真的是“用绳命在工作”。

这就是Lao Skyway航空公司的飞机。 林丹丹 摄于2015年11月

大雨过后,要趟水上飞机。林丹丹 摄于2018年4月

这就是登机牌。林丹丹 摄于2015年11月

乘客的行李就是这样堆放在机舱里。林丹丹 摄于2015年11月

飞机落地后就是这样领取行李。林丹丹 摄于2018年4月

全程都能清清楚楚地俯瞰地面的景象。林丹丹 摄于2018年4月

我还曾听过这样一个故事:2016年,时任越南永新一期电力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兼综合部经理的许雄武,得到父亲去世的噩耗时还在项目现场工作,当他连夜赶到机场,却发现最快要到第二天早上才有飞机,他悲痛得在机场哭坐了一夜,内心充满了对父亲的思念和愧疚。特别能理解武哥当时那种近乎于绝望的心情,无论如何归心似箭,长长的距离就摆在那里,无法逾越。离家在外工作的人们,最害怕的就是家里出了什么事没法及时赶回去。

在老挝还曾经历过鸡虱子“上身”,很记得当时那种焦虑与恐惧交错的心情,凌晨一点多还在朋友圈咨询到底该如何才能驱除鸡虱子。记得当时一位大学同学提醒我:最好不要去比较落后的国家,那里的医疗和救援水平不高,若是出了什么意外就……第二年我还是又去了,看到了当地居民的笑脸,听到了令人心惊胆战的故事,还有一个声音在告诉我:我们体验过的只是短短几天,而他们,每一天都在经历。一定要让更多人知道央企的海外建设者们到底经历了些什么,这是我们央企记者的职责所在。

有位项目组的小伙伴曾这样对我说:每次到境外出差前都会搂紧自己的小宝贝用力道别,因为,不知道是否每次都能平安归来。一带一路,每一步都走得不容易。

向所有一带一路践行者致敬!

 

【责任编辑:李巨尧】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打印

 

关闭窗口

淮安氏胖美容美发化妆学校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